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  | English

河北工人报:钢桥的摇篮 道岔的故乡

[日期:2013-07-15] [字体: ]

——民族工业先行者中铁山桥集团119年的超越与梦想

■山桥第一批产业工人参与建造的中国第一座钢铁大桥——滦河大桥

■新建成的山桥产业园

■山桥制造的香港昂船洲大桥

■山桥制造的武汉长江大桥

    119年前,在燕山脚下,渤海之滨,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桥)的前身——山海关造桥厂诞生。从建厂打下第一根桩伊始,山桥就肩负起了振兴民族工业的重任。虽然生不逢时,虽然历经磨难,但作为民族工业的先行者,它一刻也没有停下前进探索与不懈创新的脚步。

    总计建桥3000多座,实现27跨长江、17跨黄河、8跨海湾的壮举,中国钢桥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一等奖获得者;成为全国铁路高速道岔的主要供货商;荣获“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全国质量管理先进企业”、“中国交通建设十大桥梁英雄团队”、“中国铁道器材研发基地”、“中国铁路专用设备及器材、配件制造业第一名”等桂冠……如今的山桥,已经成长为公认的行业领军者。

    ■峥嵘岁月           

    乘坐火车途经唐山滦县境内的滦河大桥时,同现代铁路桥比肩而立的另一座百余年历史的大铁桥,现在依然十分显眼。山桥的由来,正是与这座桥结下了不解之缘。

    “山桥的诞生是清朝洋务运动的产物,是伴随着中国铁路事业的发展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宣传部部长李家泉对这段历史颇有研究,向记者娓娓道来。

    公元1892年,清朝洋务运动中大力兴办铁路,唐胥铁路(唐山至胥各庄)东延伸工程修至滦县时,一条激流涌动的滦河水挡住了去路。

    由于水流湍急、河底淤沙极深,英国承包商惯用的打桩施工法失了灵,之后德国、日本工程师亦“屡建屡塌”。我国工程师詹天佑接手后,采用“压气沉箱”技术及一整套科学方法成功筑桩架桥。

    架设中,全国各地的300多名能工巧匠应诏而来,他们娴熟的铆接钢桥技艺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更是令外国工程师刮目相看。

    1894年2月,滦河大桥建成通车,之后唐胥铁路东延伸工程修至山海关,滞留的300多名技工面临就地遣散的境地。

    在时任北洋大臣、北洋官铁路局督办李鸿章的同意下,北洋官铁路局上书朝廷:“此三百技工得之不易,如遣散实为可惜”,并建议以此三百技工为班底,在山海关建立造桥厂。清廷最终采纳了这个建议,拨白银48万两,将300名技工并入1893年北洋官铁路局兴办的锻制铁路工务用品为主的山海关工厂,合并开办了中国第一个造桥厂——“山海关造桥厂”,这正是山桥的前身。

    20世纪初,山桥为京张铁路制造了全线铁路钢桥121座。1912年,孙中山视察山桥,同年,我国第一组铁路道岔在山桥诞生。

    “你知道吗,在山桥历史的源头除了以上这些人物,还有一位名人——王尽美,因为他,山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人运动的历史上,占据了重要地位。”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宣传部的张吉森向记者补充了山桥的“红色记忆”。

    1921年10月,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同年,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就派共产党员杨宝昆以铁匠身份到山桥开展革命工作。1922年8月下旬,中共一大代表、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副主任王尽美来到了山桥。

    1922年9月,王尽美和杨宝昆开始在工人中发展党员,并建立了党小组,成为冀东地区第一个党组织,王尽美代表中共北方区党委直接领导。

    星星点点的革命火种,在山桥逐渐成燎原之势。1922年10月4日,王尽美领导山桥工人举行了震惊中外的京奉铁路大罢工,并取得了胜利。

    解放战争时,国民党图谋将山桥的设备拆卸南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工人们组成护厂队,与敌人斗智斗勇。1948年11月27日,山桥工人以护厂运动的胜利迎来了山海关解放,山桥从此开始了新征程。

    ■挺起脊梁           

    1954年,中央人民政府决定修建长江上的第一座大桥——武汉长江大桥,山桥当仁不让挑起了这份重担。

    全厂职工将全部的智慧和汗水都倾注在了大桥建设上,饭在工厂吃,觉在工厂睡。山桥第一批全国劳模——造桥工人赵连仲把家里长了几十年的老榆树锯断,做成木锤当工具。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从此,山桥与长江结下了不解之缘。

    1961年4月,南京长江大桥钢结构生产在山桥开工,在苏联专家撤走的情况下,山桥人怀揣着“造中国桥、建争气桥”的情节,走上了自力更生之路。

    当时,国产的16锰低合金新型钢材刚刚面世,山桥先后攻克了焊接试验、预应力释放等一系列技术难题,于1967年9月全部完成钢结构制造任务。南京长江大桥的建成通车,使中国人在世界面前挺起了脊梁。

    1965年5月,为攻克成昆铁路钢桥制造的栓焊技术难关,一支由全国抽调的90名技术人员组成栓焊梁战斗组,在山桥展开了攻关。

    成昆铁路穿越地质大裂带,地形极为复杂,施工难度前所未有,毛泽东就曾说过“成昆铁路修不好,我就睡不着觉”。

    栓焊梁战斗组在山桥历时一年多,最终制定了成昆线栓焊梁的设计、制造、施工规定,相继进行了结构模型试验、疲劳试验、焊接工艺试验等技术攻关。1966年底,在成昆线的禄丰建成了我国第一座跨度112米的栓焊钢桥——迎水村大桥,其制造技术达到当时国际先进水平。栓焊工艺的采用,结束了我国长期使用铆焊钢梁的历史,开创了我国栓焊钢桥的新纪元。

    不仅是建桥,在铁路道岔领域,山桥同样历史悠久、一路领先。

    山桥从1912年制造出中国第一组铁路道岔以来,始终占据着中国最大的铁路道岔市场份额,并始终保持着行业领头羊地位。在统一铁路道岔的规格上,山桥一马当先,结束了我国“万国道岔”的历史。在全国铁路六次大提速中,山桥尽显风流,从秦沈客运到甬台温客专,从京沪高铁到哈大高速,山桥造道岔超过了40万组。如今,国内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高速道岔大多在山桥率先研制成功,山桥自主研发的高锰钢与钢轨焊接技术,使我国成为世界上掌握这一技术的四个国家之一。

    ■浴火重生           

    “做企业,没有‘常胜将军’,要想赢得第一,就必须时时居安思危,如履薄冰,永不自满,勇攀高峰”,这是山桥的一位老领导说过的一句话,山桥的发展也印证了这一点。

    历史的车轮驶入20世纪末、21世纪初,头顶百年荣耀的山桥突然发现,前进的道路陡然严峻起来。

    市场给山桥上了严肃的一课。

    在全国钢桥加工制造领域首屈一指的山桥,由于习惯于计划经济的“等靠要”,在与市场经济接轨过程中迟滞缓慢,1995年到1996年上半年企业出现巨额亏损,1999年底至2000年初钢结构订单少得可怜。

    2001年6月18日,对于百年山桥来说,是一个值得永远记住的日子。这一天,山桥厂改制为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实现了由工厂制向公司制的历史跨越。

    建立公司制的山桥,破除“桥老大”、“等靠要”、因循守旧等传统思想,精干主业、分离辅业、剥离社管、扩展优势、良性发展,一系列大刀阔斧的内部改革措施迅即展开,为百年企业“祛病强身”。

    发展为要,经营为本。同时,山桥开始了新业务开拓。

    随着中国铁路路网的逐步完善,铁路钢桥市场日益减少,而新兴的公路钢桥市场风生水起。当时,山桥人惊诧地发现,造了100多年钢桥的山桥,竟然没有一枚制造公路钢桥的资质,公路钢桥市场业绩为零。

    知耻而后勇,山桥人开始重新审视自己,重新谋篇布局。

    2000年底,经过近乎白热化的市场竞争,山桥一举中标天津塘沽海河大桥,取得了进军公路钢桥市场的第一张入场券。

    “当时,全厂都沸腾了,工人们一遍又一遍地听着中标的广播,很多老职工都流下了激动的眼泪!”张吉森至今回忆起来,依然眼眶湿润。

    思路一变,天地宽。之后,润扬长江公路大桥、宜万铁路万州长江大桥、南京长江第三大桥、重庆菜园坝长江大桥、朝天门大桥……山桥尽揽怀中,创下了中国造桥企业一年之内在长江上中标桥梁数量最多的纪录。

    2005年6月3日,山桥又迎来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一举中标主跨1088米、当时世界最大跨径斜拉桥——苏通(苏州——南通)长江公路大桥制造工程。苏通长江公路大桥是我国建桥史上工程规模最大、综合建设条件最复杂的特大型工程,更是中国由世界造桥大国向世界造桥强国迈进的里程碑式作品。

    有了新目标的山桥人越战越勇,2007到2009年间,山桥还先后制造了南京大胜关、武汉天兴洲长江大桥以及郑州、济南黄河桥,是全国造桥企业里唯一参与全部四座桥梁制造的企业。

    李家泉做过一个统计,从山桥改制至今,短短的十余年间,山桥在长江上参建的大桥达到了18座,是过去50年建桥总和的两倍。

    ■走向国际           

    美丽的香港维多利亚湾,天蓝海碧,风光旖旎,昂船洲大桥横卧其间。

    2004年10月15日,山桥一举中标香港昂船洲大桥制造工程。大桥是香港的标志性工程,主跨1018米,为当时世界第二大跨度,成为山桥挺进国际钢桥市场的开山之作。

    走向国际,一直是山桥人的梦想,但当真的走向了国际,山桥人却明显感到了不适应。

    李家泉介绍,刚开始,当一个又一个外国监理来指导生产时,山桥上下都被震动了,外方的标准化、履约率、对质量的严苛超出了大家的想象。俗话说,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我们全厂没有气馁,而是积极适应国际规则,一次又一次的培训、一次又一次的工艺对接,从陌生到熟悉,从应付到主动,造桥理念得到了升华,员工队伍得到了锻炼。

    很快,山桥一大批熟悉国际商务惯例、懂经营、会管理的专业人才迅速成长起来,为迎接更为广阔的国际市场奠定了基础。

    从2005年开始,山桥人发现,许多外国人一批又一批地来山桥考察,是有大项目,还是大工程?工人们很纳闷。

    直到2007年春节前后,山桥与德国、奥地利两大国际知名公司合资组建“新铁德奥道岔有限公司”的消息披露后,山桥人才意识到,“国际化”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名词,而是真真切切地来到了身边。

    2010年,中铁山桥又与美国多诺芬商用产业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了锰钢硬化公司,在该技术领域的国际市场中占得了一席之地。

    提起德国,其制造业水平之精湛一直为世人所称道。然而,2009年,在德国多瑙河上,却出现了两座全部出自中国制造的钢桥,制造商就是山桥。

    两座德国桥从2008年7月开始生产,到2009年4月完成发运,山桥以技术、商务、生产、质量等各方面的优异表现创造了无返工、无投诉、无索赔的奇迹。无论是德方驻厂代表、总承包商,还是德国焊接协会和德国铁道公司都伸出了大拇指。

    今年春节刚过,年味还未散尽,一个跨越太平洋的捷报再为山桥人添喜:中标美国最大悬索桥——纽约韦拉扎诺海峡大桥路面更换工程。工程为全球招标,美国本土、韩国以及欧洲多家企业竞标,山桥以过硬实力一举夺标。而且,在这之前,山桥还中标了美国阿拉斯加大桥。

    如今,在走向国际的过程中,山桥已先后获得了英国UKAS、美国钢结构、AWS、加拿大焊接、德国焊接等9项国际认证,钢结构和道岔产品远销美国、德国、英国、新西兰、韩国、香港、台湾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山桥的产品已不仅仅是“山桥制造”,而是深深地铭刻上了“中国制造”的印记。

    ■面向未来           

    山桥在变,山桥在上升,其速度之快常常令人目不暇接。

    “很多老职工回到厂区参观时,都感叹变化太大了,很多地方都认不出来了,连做梦都想不到。”李家泉说,这得益于公司面向新世纪提出的“两大调整、两大改善”战略,即调整产业结构、调整工艺布局、改善生产作业环境、改善员工生活。

    员工公寓破土动工,山桥家园建成入住,新办公楼拔地而起,私家轿车的停放首次成为公司高层研究的议题,员工收入以每年10%的速度递增……近两年,山桥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建设崭新山桥”成为深入人心的主题词,山桥人拥有了新梦想。

    港珠澳大桥是一座连接香港、珠海和澳门的巨大桥梁,被称作“超级工程”,世界瞩目。

    2011年,竞标港珠澳大桥的工作在山桥有序展开。

    大事面前必有大气魄。公司党委书记郭长江的话掷地有声:“如果拿不下港珠澳,我就主动辞职!”志在必得的决心和魄力震撼人心。

    因为,山桥人明白:建设港珠澳大桥这样的世界精品工程、推动行业技术进步既是挑战,更是责任和使命。工程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项目,而更多的是民族担当和民族责任。

    最终,山桥凭借无可辩驳的雄厚实力技压中外群雄,中标港珠澳大桥最大标段——CB01合同段。

    在港珠澳大桥工程的引领推动下,山桥创新发展、加快发展的“马达”又一次大提速。

    占地1320亩的山桥产业园,相当于新建了一个山桥;江苏如皋、内蒙古呼和浩特、武汉麻城、广东中山基地相继建成,公司产业布局全面升级;开发引进U形肋自动组装定位机床和焊接机器人,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大大推动了国内行业技术进步;自主研制的两台全国最大2000吨龙门吊,确保了钢箱梁装船发运快捷安全;大批高层次创新人才的引进,为自主创新能力提升和品牌打造输入了新鲜血液……

    阳光依然慈祥,当它一次次把温暖无私撒向大地的时候,山桥已经走过了119年。但是,一个声音却分外响亮:山桥不老!就像那亘古不变却每天如新的太阳一样。

    迎着朝阳,新山桥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感谢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宣传部李家泉、张吉森对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持。照片由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宣传部提供)

 

   

 

来源:河北工人报 作者:朱润胜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